banner
您的当前位置: 上钢信息门户网 > 时事 > 独家专访 I 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顾敏康:实施禁蒙面法紧迫且必

独家专访 I 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顾敏康:实施禁蒙面法紧迫且必

上钢信息门户网 2019-10-26 09:13:34
字号:T|T

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Carrie Lam)10月4日宣布,行政会议已通过《紧急规例条例》(紧急状态法),制定《掩蔽禁令法》,该法将于10月5日生效。该条例规定,在下列活动中,任何人不得使用可能妨碍识别的蒙面物品,包括非法集会和未经授权的集会。一经定罪,违例者可被判监禁一年及罚款港币二万五千元。

“执行禁止戴口罩的法律是非常必要的。这项法律的紧迫性和必要性是毋庸置疑的。自旺角骚乱以来,推行反口罩法例已刻不容缓。」全国港澳研究会会长、香港基本法教育协会副主席顾康敏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说。

他强调,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长期以来从未镇压过和平示威。事实可以证明这一点。一些欧美国家已经实施反面具法,但却对香港的做法不负责任。"这是双重标准的极端使用,司马昭的心脏是众所周知的."

掩蔽禁令是世界上的一项普通法。英国早在1723年就颁布了《反掩蔽法》。针对2011年的抗议和骚乱,英国政府再次推出了《反掩蔽法》。美国还有几个州有反面具法。加拿大在2013年6月通过了一项法案,禁止在骚乱和其他非法集会中戴口罩,违者可被判处10年监禁。

顾康敏是香港城市大学法学院前副院长。1984年和1987年分别获得华东政法学院法学学士和法学硕士学位。1996年,他获得了美国威拉米特大学法学院的法学博士学位。他精通欧盟法律。2001年,他在法国艾克斯马赛的法律、经济和科学大学获得了欧盟商法硕士学位。

根据香港警方公布的资料,在十月四日至七日期间,共有七十七人被捕,包括五十男二十七女,年龄介乎十二至四十一岁。

没有“绕过立法会”

“21世纪”: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最近宣布实施《掩蔽禁令法》。你认为引入这项法律的紧迫性如何?

顾康敏:毫无疑问,这是紧迫和必要的。自从旺角爆发骚乱以来,推行反兜帽法已迫在眉睫。现在,社会冲突已经持续了100多天和4个多月。我们明白特区政府需要评估和平衡局势。颁布这项法律并不容易,特别是面临许多挑战的附属行政立法。同时,政府也需要判断这是否是一种特殊情况。自从在过去两天推出以来,结果令人满意,警方逮捕了77人。

“21世纪”:几个反对派和泛中国人民对掩蔽禁令法进行了司法审查?你认为这项法律的法律基础是什么?

顾康敏:在香港,政府出台的大部分附属法规不可避免地会遭遇司法审查。反对派总是反对他们。这些人提出司法审查的意图,表明他们不愿意用暴力和暴徒切断席位。政府当然可以颁布这样的法规,充分考虑其法律基础。首先,《紧急状态法》规定,行政长官和行政会议在紧急情况下可以发布一系列行政措施。这是一种授权立法。其次,考虑到公民的基本权利是否会被剥夺,大家都可以看到,反蒙面法并没有剥夺他们的基本权利,也没有禁止和平示威。香港的任何和平示威都受到保护。蒙面暴力不仅影响公共安全,还影响其他人的生活。《反掩蔽法》的实施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息,即非法犯罪应受到法律调查,并帮助警方识别这些犯罪。

“21世纪”:反对派人士声称掩蔽禁令“绕过了立法委员会”。你觉得这个怎么样?

顾康敏:他们关于司法审查的观点非常有争议。他们声称这项法律的制定绕过了立法局,但他们忘记了这项法律恰恰是授权立法、附属立法,并没有绕过立法局。正是为了行政效率,立法才得以迅速颁布。立法时没有必要通过立法局。不过,在制定后,仍须提交立法会审议。因此,没有绕过立法会的问题。在立法会审议期间,透过“负面审查”的程序,可以就具体条文提出意见。

政府在实施反面具法之前也考虑了这些问题。如果有司法审查,法院需要首先考虑它是否侵犯人权和剥夺公民的基本权利。显然,它没有。第二,这种方法涉及紧迫的公共利益。第三,反蒙面法在世界法治发达国家很早就被引入。

“组合拳击”效果还是更好

《21世纪》:反掩蔽法先后在英国、美国、法国、德国等国家实施。你认为这项法律的威慑作用是什么?

顾康敏:威慑效果是毫无疑问的。抗议者遮住脸是有正当理由的。只要是和平示威,为什么要遮住脸?蒙面脸本身带有一种从事不名誉行为的心理。当然,也有人说他们戴面具是因为害怕政府。在香港,政府长期以来从未镇压过和平示威。事实可以证明这一点,所以没有所谓的恐惧。反蒙面法的最大效果是威慑那些可能犯罪的人。

掩饰改变了一个人的个性,他的行为变得肆无忌惮。他们认为没有人会逮捕我,他们可以为所欲为。这对年轻人非常不利。反掩蔽法对他们是一个很大的威慑。他们对自己蒙面的犯罪活动负有法律责任。当然,反蒙面法不是万灵药,也不可能消除所有犯罪行为。这只是有力的措施之一。

《21世纪》:为了尽快恢复香港的平静,制止暴力和混乱,你认为是否应该考虑其他法律?

顾康敏:政府有政府的考虑。它应该考虑个人权利和公共利益之间的平衡。从学者的角度来看,我个人认为同时制定一些其他法律可能更好。在香港目前严峻的形势下,暴力分子的主要活动是通过互联网煽动。政府可以考虑颁布法律禁止通过互联网煽动。暴徒到处乱涂乱画,甚至弄墙,发表非法反政府言论,政府可以禁止这种煽动性口号。这些都是合理合法的。当然,他们会认为这是对言论自由的禁止。言论自由不是绝对的。禁止煽动他人犯罪。从现在开始,引入这些组合拳击的效果可能会更好。

可以考虑适度收紧保释条件。

《21世纪》:今年9月初,香港独立运动人士黄之峰和周挺被保释,并离开了香港。此外,在《反遮盖法》实施后的第一起案件中,保释金额仅为数百港元。是否有必要重新审查目前的保释机制?

顾康敏:香港的保释机制不是大问题,但仍有审查的余地。根据香港的法治理念,任何人在法庭作出最后判决之前都被视为示威。因此,采取“保释第一,羁押第二”的原则。在正常情况下,许多嫌疑犯将被保释。在这个动荡的时期,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被捕,越来越多的人被保释,这种印象在每个人身上都会产生。

当法院审理保释案件时,法官需要听取控方和辩方的意见。围绕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法官应充分考虑犯罪情节、危害性和潜逃可能性等各种因素。保释意味着人们被释放出狱,等待批准,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可以逃避法律责任。

出狱后有许多风险,保释条件可以进一步探讨。比如保释和担保人。最重要的是,以前的保释条件过于宽松,不允许度蜜月、参加会议,甚至在学习期间缺席听证。这些需要仔细审查。普通保释金不能离开这个国家,因为离开这个国家会涉及许多风险,包括潜逃。今后,控方应就这些问题进行辩论。

“21世纪”:香港的司法程序非常漫长。一些人建议可以参考2011年伦敦骚乱期间当地法院的24小时运作。你有什么建议?

顾康敏:因为案件需要安排时间,相对时间也比较长,一个案件可能需要1-2年才能审理完毕。如果发生这种骚乱,是否可以考虑快速逮捕、快速审判和快速判决?政府应对此进行协调和沟通,以提高效率。例如,有人建议在司法部成立一个特别小组,监测暴乱犯罪和违反禁止戴面具法的行为。法院应该指派一组法官来处理这些案件。所有这些都可以考虑。在非常时期,只要他们不违法,就可以被考虑。当时的英国做法可以借鉴和考虑。

我更担心的是,尽管定罪并不难,但庭审后先前的判决是否过轻。在看到占领中环后,高等法院和终审法院都决定对非法集会和实施暴力行为的人实施威慑性惩罚。过去,量刑相对较轻,主要考虑到法律不溯及既往的原则。现在占中的所有句子都已发出。今后,法院法官在判决暴徒时应首先采用威慑性判决。不可能强制执行社会服务命令、接受行为、缓刑等。

欲了解更多信息,请下载21款金融应用